季羡林:吾心安处是吾乡

读《心安即是归处》有感 (季羡林)
一位耄耋老人站在跑道的终点看人生,才知道什么是人生苍苍,终其一生最后留给我们的到底是什么。
推荐指数:8.6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

阅读这本200多页的小书,花了我三天多通勤的时间。想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珍贵的食材往往采用最淳朴的烹饪方式。季羡林的这本散文合集写得也是极其的朴素,文字平淡、质朴而不失意蕴。

从辛亥革命的年代出生,经历过人生的大苦大悲,生命的跌宕起伏,龄近晚年写到:人活得太久了,对人生的种种相,众生的种种相,看得透透彻彻,反而鼓舞时少,叹息时多。似乎不完满才是人生的本色,厄运总是在所难免,如果非要说生命的意义,那么可能在于承上启下、承前启后的责任感吧。

短暂的一生中季老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读书。耄耋老人对于年轻人的肺腑之言则是:一是要学习,二是要惜光阴。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老子天下第一”的想法是极其错误的。一再强调做人做事务必求真,黄铜当不了真金,假的就是假的。

可是说起生活、旅游又是极其朴素的,在生活中养猫养狗,喜欢小猫钻被窝,一天不来就怅然若失。喜欢坐在窗前听雨,雨响室更幽,简简单单。去爬天池,在想湖底的水怪这会在干什么,是在操持家务还是在开会。印象最深的则是季老写到三十五年后重回哥廷根,当年求学的地方,一下子把我也带入了如果重回特村(特隆赫姆,挪威)的情景之中。时隔三十五年又在异国他乡拜访了自己八十三岁高龄的“博士父亲”,老师当时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又是多么高兴,无法加以描绘。这次拜访显然给八十多岁的老人带来了极大的快乐,直到深夜离开,老教授一直送到楼下,送到汽车边,样子是难舍难分。自己心潮翻滚,明确的意识到这是我们最后一面了。可是为了安慰或者是欺骗,也为了安慰自己,脱口说了“过一两年,我再回来看你!” 声音从嘴边传到耳朵,显得空荡,虚伪,然而又很真诚。老师的脸上出现了笑容:“你可是答应了我的,过一两年再回来”。我噙着泪水,钻进了汽车,回头望去老教授一动不动,活像一座雕塑。

整本书都在用极其朴素的笔素记载了生活中的一些小事和感受。让我不经想起了挪威国王哈拉尔五世曾经发表过一篇题为《挪威人》的演讲: “挪威是什么?答案有很多,但首先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我们称为家的地方,是我们的心所属的地方”。 “吾心安处是吾乡”,两位远隔千里的老人观点却如此的相似,在这个追名逐利的时代,奢侈,更为宽广的含义是朴素自然的生活,看见自由、看见自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