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个薄情的世界,遇到了多情的自己

读《山月记》有感  (中岛敦[日本]著)

我深知自己本非美玉,故而不敢加以刻苦雕琢,却又半信自己是块美玉,故又不肯庸庸碌碌,与瓦砾为伍
推荐指数:8.0

不知道多少人是因为上面这句话所以翻看了这本书。着实共鸣强烈,寥寥几语便让“我”无所遁形。一方面自诩明珠,清高孤傲,但却又不敢刻苦磨练自己,于是在这纠结和矛盾中沉溺,无法自拔,心有戚戚然也。

书中的才子李征才学出众,弱冠之年进士及第,但生性狷介、不屑厕身于稗官贱吏之流,从而无法融入官场。于是辞官回乡,闭门绝交,潜心写作。彼时以为与其在大官面前卑躬屈膝,还不如以诗名流芳百世。可是,想要以诗成名谈何容易,不久便因为生活的窘迫而焦躁不安。

数年之后,他终于不堪贫困,为了妻儿的食计,不得不再次东下做了一个小官。彼时少年得志的俊朗神行已荡然无存。更加让人难以承受的是曾经不齿的同僚如今已身居高位,自己却还要屈膝受命于那一班蠢物。他终日郁郁寡欢,难以自抑,一年后因公出差的途中,夜宿汝水河畔终于发了疯,奔至山林之中幻化成一只食人猛虎。

第二年,监察御史夜过山林,遇到李征幻化成的猛虎,四目相对,闻声辨析才发觉竟然是自己同年及第的好友。此时的李征忙躲于草丛之中,羞愤之情不敢相见,幽幽的啜泣起自己的经历。两人坦诚详谈之中便有了开头的那段名言:“这都是我那怯懦的自尊心和妄自尊大的羞耻心在作怪我深知自己本非美玉,故而不敢加以刻苦雕琢,却又半信自己是块美玉,故又不肯庸庸碌碌,与瓦砾为伍。其实,任何人都是驯兽师,而那野兽,无非就是各人的性情而已”。

生活中的我们虽没有像李征那样化身真虎,但各人的内心都有一头难以驯服的野兽吧。只怕是这每个人内心最原始最真实的本性往往和世俗不符,和现实相悖。如何能够驯服内心的野兽,但又保持自己的性情确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如果像李征一样桀骜不驯,自然结局堪忧,可是一味的流于世俗,也免不了泯然众人,可悲可叹。

写到这里,忽然想到《尼布尔的祷告》里有一段话:

“上帝,请赐予我平静,
去接受我无法改变的。
给予我勇气,
去改变我能改变的,
赐我智慧,
分辨这两者的区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