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故事而是未来

读《美丽新世界》有感  (阿道司.郝胥黎[英国]著)

公元2532年的未来,没有物质的匮乏感、没有衰老的忧虑,是否是一个美丽的新世界?
推荐指数:8.1

福特632年(即公元2532年)是个科技高度发达的新世界:没有物质匮乏之忧虑,没有衰老颓废之烦恼,没有工作繁琐之厌倦,没有孕育抚养之压力,没有婚姻、性道德的约束,没有药物滥用之限制,没有政治高压之窒息….俨然是人类一直以来无限向往和憧憬的“世外桃源”和“乌托邦”。然而在这个美丽新世界里,人们失去了个人情感。爸爸妈妈是个令人羞辱的词,失去了爱情转而替代为性。失去了危险、痛苦、激情的感觉,一克苏摩(让人快乐的药物)就能带来快乐。最为可怕的是人们失去了思考的权利,失去了创造的能力。

《美丽新世界》,《1984》和《我们》并称为反乌托邦三部曲。在1931年的欧洲大地上,大萧条正处在高峰时期,整个社会动荡不安。为了对抗危机,越来越多的人希望一个强有力的集权政府出现。这种想法让当时的郝胥黎异常担忧,他从飞速发展的汽车工业上预感到一旦集权政府的出现,未来国家机器可能会通过各种高科技手段来进行管理。美丽新世界为了达到这个目标,甚至人类本身也将被改造。这里也让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了AI统治的世界,当技术能够满足我们的物质匮乏感,新的世界里原始的劳动关系将会重塑,人类作为一种生产要素的现状将会发生本质性变化。这种情况下的人类是否全都是这新世界的主人?

美丽新世界给出的答案是完全否定的:

1. 人类是完美的计划生育产物,阶级彻底固化。

在新世界里每个孩子都是标准化工业的产物(人类孵化中心),保证万无一失的优生体系,父母生育将会被完全取代,保证不存在遗传的突变和不良基因。于此同时出生之初所有的孩子就被人为的设定智商,从而做不同等级的工作,阶级的划分在生命初始化的过程中就已经预先设定,从而很好的保证社会的稳定。

2. 物欲享受至上,嗑药、滥性将是日常情况

人类生存中最大的不满是衰老和性压抑。为了使得每个人的性欲望都能得到满足和释放,男女将会摆脱传统的夫妻关系,新世界中提倡着广泛的性交。通过人为注入激素维持年轻的内分泌同时将年轻人的血液注射进身体,可以保证老年人拥有年轻的新陈代谢来阻碍衰老。

3. 人为洗脑,消灭差异

在新世界里面,从婴儿时期就开始被教育,“阿尔法穿灰色衣服,他们比我们工作努力,因为他们非常聪明…”、”人人彼此相属“、”扔掉总比缝补好“,各种各式这样的话,在他们睡梦期间,要重复四五十次,之后还要每天,每周,每个星期的一遍遍重复灌输,除此之外还有小时候就开始的应激反应,这些设置都是集体的,不会实现精细的差别,所以同阶层中的每个人接受的设定都是一样的,他们从小时候就开始接受规定好的暗示,而这些暗示成为他们的思想,然后设定好的思想就会影响行为、判断。


这就是《美丽新世界》中的”世外桃源“。这反乌托邦思路让我们意识到未来也可能是坏的,今天的一切未必事事胜过昨天,而明天的一切也未必事事强似今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